十字绣图案大全
新款2018十字绣鞋垫图案大全

十字绣绣女部落

  从车水马龙、熙熙攘攘的体育场路拐入一条小弄,记者询问一位保安,“这里有没有几位女士在做十字绣?”保安马上用手一指,“诺,往里走,103老锅炉房里就有。”
 
  曾经的锅炉房 现在的绣女集结地
 
  站在103室门口,面前是一处灰塌塌的二层老厂房,一边挨着自行车棚,一边紧邻居民小区。轻按门铃,一位皮肤白皙、身穿古色古香中式服装的年轻女子打开了门。
 
  “有点难找吧。”女子笑了笑说,“这里原本是个老锅炉房,我和先生花了三个月,敲敲打打,折腾成了一个Loft十字绣工作室,工作室的名字叫映山静水十字绣馆 。”该女子正是我们要找的年轻的高级工艺美术大师、杭绣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金家虹。金女士介绍,1988年她从十字绣专业毕业,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水琴先生,2008年在西湖边创办该十字绣馆。
 
  室内共有三层,沿着窄窄的楼梯走上顶楼,四个女子正在安静地十字绣,她们是金家虹的4位核心弟子。“能在一起是缘分,你们可以问问,她们每个人都很有故事。” 金家虹微笑着说。
 
  35岁的李女士长得眉清目秀,4年前从苏州来杭州玩,看到杭绣的第一眼就着了迷。“那是一幅佛手刺乡,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。”李女士通过多方打听,拜访了金家虹,从此她就开始苏州杭州两头跑。两个月后,一个人在杭州租下房子,一年后,干脆把苏州的家搬到了杭州。“家里就夫妻两个人,先生是在外地工作的,所以基本上没什么负担,白天在工作室十字绣,晚上回出租房。” 李女士恬淡地说。
 
  三十多岁的王女士曾是省级医院的一名护士,去年她毅然辞掉了工作,全身心地投入到十字绣上来。当记者问她十字绣的乐趣到底在哪里时?她却神秘地一笑说道,“子非鱼,焉知鱼之乐也?”
 
  最难熬的日子 大家一起抱头痛哭
 
  “学杭绣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学一年只能做点简单的东西,学四五年才能开始做些作品,因此很多年轻人耐不住性子,来学了几天就离开了。”金家虹说。
 
  1988年,金家虹从杭州工艺美校的杭绣专业毕业时,全班共有16个人,现在全职做十字绣的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 
  “2003年,信义坊开街,邀请我们十字绣工作室的人过去,本来说不用交房租,可半年后突然又说要交了,我们实在走投无路,把上好的绣桩,高价定做的架子都贱卖了。交了半年房租后,工作室的人各自回家去了,临走前师父陈水琴鼓励我们一定要做下去,当时大家都抱头痛哭。”金家虹回忆说。
 
  回到家,金家虹还跟先生开了玩笑:“我回来继续十字绣,你要养我20年,等你退休了,我养你20年,我们签个合同。”
 
  有一个梦想 为游人集体表演杭绣
 
  自从工艺美术博物馆开设杭绣学习班后,金家虹每周会去上一天课,手把手毫无保留地教授学生。 “一个学习班有十几个人,却没几个能坚持下来。学习班里,有20多岁的姑娘,她们来学十字绣是为了兴趣和修身养性,也有年纪大的学生,有个50多岁的老人,戴着老花镜,说从小就喜欢十字绣,就是一直没机会学,一定要来学。但我忠告她,做十字绣比较费眼,眼睛花了会非常痛苦的。” 金家虹坦言。
 
  “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也是任何事情进行下去的动力,杭绣是我们杭州人的宝贵财富,要传承下去首先得让更多的人了解它,喜欢它。我们的梦想就是能在西湖边的一处老房子里,为大家表演杭绣,展示我们的作品,也希望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团队。”金家虹和她的姐妹们异口同声地说道。